yuzu小祖宗

相信我,zry的吻技还是没有进(〃ノωノ)

坤坤带过的美瞳不完全收集

真的可以说很喜欢坤坤了
作为一个Ikun,怎么能不把爱豆的同款都搜集到呢?
衣服买不起美瞳还买不起吗?
必须要买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就看到了这几款

图二
1.Dreamcon 的青砂
这款是直径14.0,着色13.6的年抛,含水量40%,颜色有点发灰,但是主色是由青到蓝,可以说很高级混血了


图三
2.hancon hazel 褐
瞳色浅于亚洲人本身的瞳色,有一种微妙的异国感 但是很温柔
(问了我的瞳代小姐姐,最近没货了,四月才会上货)看来ikun 太给力了

图四
3.dreamcon 雀蓝
和上面的 青砂是一个系列,比青砂偏蓝,有种透彻感
很多明星都戴过的 透蓝的欧美混血! 非离子年抛直径14.0哦(>_<)

图五
4.idol pro系列焦糖色
都超好看 这个色比亚洲人的瞳色略浅 显得眼神很温柔 瞳片外面一圈黑框自然而让眼睛不会无神! 依旧是非离子年抛直径14.0)^o^(

如果不喜欢上面hancon 或者买不到的话可以试下这个

图六
5.doriscon 美人鱼灰 超有故事感(^_^)!比上面的青砂雀蓝给人的感觉要更温柔一点
仍旧是年抛,直径14.0,染色13.6

图七
6.doriscon 菱光棕
让人无法抗拒的小奶狗啊啊啊
真的超自然,感觉超舒服啊啊啊
和我本身的瞳色差不多,一点都不假

图八
7.olens croal gray 是日抛,超有高级感和距离感啊啊啊(# ゚Д゚)
喜欢卫生和敏感眼的仙女们可以试下
olens 也算比较好的牌子了


图九
8.olens 加勒比蓝是月抛,短期抛很方便,比上面的蓝色要浅很多❤️追求透彻感的仙女可以尝试一下哦



大家一定要找靠谱的瞳代哦
要对自己的眼睛好一点呀😂
我碰见过很多家瞳代,有的卖的都是假货 差点坑死我

好不容易才让同学介绍找到了靠谱的小姐姐
祝仙女们好运 ❤️



看到这里就收藏一下点个赞吧
爱你们哦

【白龙x飞鸾】【妖猫传x柜中美人】《骊山高》

蝶庵。:

《妖猫传》白龙 x《柜中美人》胡飞鸾


白鹤与狐狸的跨物种恋爱


邪教拉郎短篇,一发完结




 


“你又去北山阴了?”


眼见轻凤背部黄毛蓬蓬炸开,飞鸾赶紧捂住她嘴。


“噤声!若被长老知道,我可要挨罚。”


轻凤脱力坐地,耳朵脚爪蔫哒哒的。


“飞鸾,你…你别喜欢他了罢,你是狐妖,他是鹤仙,成不了的。”


飞鸾与她并坐,一身魏紫牡丹色皮毛泛着亮油油的光。


“他是猫。”


她坚持道,


“他是鹤,也是猫。猫和狐狸,再合适不过。”


 


飞鸾自幼长于骊山之阳,除路痴外也算个俊俏人物,多少狐狸黄鼬钟情于她,她却独爱一只白鹤。


北山阴禁地骊宫墟的白鹤,十载不露脸,却教骊山众妖谈鹤色变。


这骊宫墟原是百年前的华清宫,乃太真妃子旧居,宫阙嵯峨温汤相连,相传宫中有海棠池与长生殿,一瓦一椽,尽是天宝佳话。


狐族故老言:华清宫于安史乱后衰败,元和三年,忽有白鹤飞来华清宫旧墟,以符咒幻术将这残垣颓殿连同整个骊山北山脚隐入雾中,当作他的神仙洞府。翎毛走兽因惧白鹤仙气,皆不敢擅闯此处,北山阴至此即成禁地。


白鹤深居简出,十年来鲜少露面,至于其姓甚名谁化形如何,更不为外人知晓。


飞鸾觉得自己实是全骊山最幸运的狐狸——她知道白鹤的名字,更见过他。


不仅见过他,她还知道他生得多么令人心折。


路痴之所以痴,概因走路不走心,也正因走路不走心,迷惑心窍的幻术才对她无用。


当年幼的小狐狸意识到自己迷失在荒草高台间时,她距离白鹤休憩的长生殿已仅隔一墙。


白鹤振翅落于墙头,丹顶长喙,素羽凌风,居高临下望着饿瘪瘪的小飞鸾。


接着他跳下断墙,落地时已化成一只玄玄一色的金瞳黑猫。


飞鸾说话了。


她本要说“小哥哥,你真好看”,奈何辘辘饥肠与唇舌争辉,话到嘴边,成了滑稽的“小哥哥,我饿”。


黑猫缓缓走近她,及至面前,猫身忽长,终成了一位羽衣少年。


他鹤形时头顶那抹红,已一分为二,浅浅缀于眼梢,犹如经历过一场哀哭。


飞鸾被他提着后脖颈皮毛拎起来,正自惊惧“神仙哥哥会不会吃了我”时,墩墩屁股却触碰到软乎乎胡床。


少年倏尔不见,眨眼工夫又拿着一盘糖饼出现。


飞鸾见食眼开,边吃糖饼边看他,只觉少年容姿之妙实在令人胃口大开,还能再多吃两盘。


她真的吃了三盘糖饼,撑得下不来地。


少年眨眨眼,空盘子又不见了。


飞鸾挂着满嘴糖渣,笑道:


“小哥哥,谢谢你甜甜的糖饼。”


她一直是只有礼貌的好狐狸。


少年扬起下颌斜觑她半晌,轻笑道:


“把你喂饱了再拿去炖汤,必定美味至极。”


飞鸾周身紫毛哗地根根竖起,表情僵硬。


少年对她的反应颇为满意,慢悠悠颔首,


“骗你的,吓着了?”


飞鸾很不好意思,红脸低头,


“我明天会还你三盘糖饼的,我亲自给你叼来。”


少年振衣而起,白羽红衫衬着一殿灰败,明艳得似要烧灼起来。


“不必,都是些也有也无的东西罢了。”


 飞鸾坐不住了,最难消受美人恩,她纵是髫龄稚齿,这个道理总还懂的。


小狐狸且费了劲,勉强化作小女娃模样,丱角茜裙,噗通一下跪拜在地,给少年行了个大礼。


“狐女飞鸾叩谢小哥哥一饭之恩。”


少年步出殿外,言犹在耳,身已化鹤而去。


“白龙。”


他说,


“我叫白龙。”


 


世间之事,有一就有二,飞鸾闯过一次北山阴骊宫墟,便能再闯第二三四五六次。


毕竟糖是断肠毒,色是刮骨刀,一旦入了口进了心,轻易戒不得。


白龙有时会坐在长生殿拨弄一把断弦箜篌,有时也可能睡在海棠池畔扶桑木间,如果这两个地方都找不到他,那他多半是在骊宫墟上空飞来飞去,此时等一等他便好。


日月如梭,飞鸾骚扰他的次数多了,长生殿里胡床边摆的食物也慢慢成了定例。


她来了就总有吃的,若他不在,那就边吃边等一会儿,如果等不到,就下次再来。


飞鸾每次都会跟白龙说很多话,白龙却几乎不讲话,只是听着,偶尔回应只言片语,总教狐狸少女扎心扎肺,盼望他尽快闭嘴。


“你如今坐着比以前高,站着却不显,想必是吃胖许多。”


——飞鸾听罢,开始减肥,直至飞鸾细腰美名传遍骊山。


“你学艺不精,化成人形粗糙至极,再退步两载,我怕是要改口喊你大姐了。”


——飞鸾听罢,发愤图强,当年勇夺狐族化形术魁首。


“听飞鸾之名,想必是善舞之人。你这仪态或许改名‘无飞鸾’,才更合适。”


——飞鸾听罢,苦练舞姿,纵不是汉宫飞燕,亦可当娉婷生娇。


“虽是狐狸,不盼你有咏絮之才,但将沃雪比大饼,也着实令人震惊。”


——飞鸾听罢,啃书昼读夜枕,腹内诗书千万卷,终能吹花嚼蕊唇齿生芳。


“别人是花钿额黄两堪夸,你是一张白脸撒芝麻,既不会化妆就别化。”


——飞鸾听罢,气得直跺脚,


“我又不能下山,我们狐族没人化妆,哪来的什么花钿额黄,这点螺子黛还是拜托小黄雀给我衔来的呢,你嫌弃就别看啊,站着说话不腰疼!”


三天后飞鸾再闯骊宫墟,长生殿门口摆着一只漆木匣,里面胭脂眉黛花钿额黄梳子篦子刷子剪子,满满装了一整匣。


匣子正中贴一方笺,墨书斗大一行:我坐着腰也不疼。


飞鸾仔仔细细将那一匣物事翻了个遍,巴掌小脸上绷不住的笑,只觉这妆匣比过去七年白龙送的糖饼加在一起还要甜,甜的都紧嗓子了。


她抱着匣子,迈进长生殿里去,一双剪水双瞳左右踅摸一阵,这才从角落里寻到个挂满蛛网的八角菱花镜妆台。


飞鸾从未下过骊山,更未去过长安,对目下流行的时世妆全无概念,左思右想,只记起狐族藏书楼里有本大历年间的传奇话本《任氏传》,故事女主角正是一位狐女,书里面有一张描绘女主角姿容的彩色插图,画得颇为精细,权且先凭记忆照图试妆,待白龙回来,也好教他小吃一惊。


她当即对镜精心描画,胭脂螺黛淡淡芬芳幽幽扑面,只觉与这些物事颇为亲近,似是无师自通,却未察明实乃“女为己悦者容”,她本就生得冰姿雪貌,此时满心只想令一人悦目,自是倾力而为,焉能有不美之理呢?


殊不知这《任氏传》里的插图既是近五十年前唐代宗大历年间所绘,图中女子妆容且尚有几分天宝末年遗风。飞鸾山中不知日月长,照此描妆,直与时下长安城中女子身处两个时代,几似梦回天宝。


她处处力求精到,妆成后自觉容颜焕发,光华更胜往昔,正待再欣赏片刻,妆匣上贴的方笺忽而乘风飞起,飞鸾爱重白龙字迹,起身去捉,谁料那方笺飘摇回旋,最后竟又绕回妆台,掉到了八角菱花镜贴墙的缝隙中去。


失了与它闲逗的心,飞鸾掐了个腾云诀便要使它飘上来,怎知腾云诀似是掐得太紧,连着缝隙里的灰尘都往上飞,她掩面轻咳,正欲松手放弃,缝隙中竟缓缓飞出个红锦盒来。


她连忙伸手连锦盒带方笺一并接住,那锦盒盖子年久松动,自己便开了,盒中数层锦绣绫罗昙花般绽放,其中正裹着一支碧羽翠翘钗。


飞鸾不知这翠翘来历,见它华美,便小心翼翼将它取出,对着菱花镜在鸦鬓云髻间比了一比——


这翠翘双股钗委实太过贵重,和她一身轻灵并不相和,飞鸾自觉冒昧,摇头间便要将钗子重归锦盒,再放回缝隙里。


恰在此时,殿门处传来窸窣响动,飞鸾顾盼望去,见是白龙长身玉立,不由心喜,正待谢他妆匣相赠之情,孰料白龙却先开口。


他声音里似乎有冰碴子,冷得带刀,


“你在做什么?”


飞鸾犹自云里雾里,懵懵道:


“试妆啊,用你送的妆匣……”


她感谢之语尚未出口,已被白龙截断。


他近乎是在低吼了。


“我问你手里是什么!”


飞鸾从未见他如此,被吼得微微一颤,木愣愣答道:


“我、我无意间在妆台缝隙里找到的……”


“谁让你使用这殿里的东西了!”


白龙话音未落,人已到她眼前,劈手夺过锦盒,厉声道:


“你的位置永远只有殿门口的胡床,其它物事不是你能动的。”


他眉目阴鸷字字诛心,扎得飞鸾又惊又疼。


狐狸少女站起来,脸上亮晶晶一行,冲得胭脂晕花成片。


“对不起,我……”


她想道歉的。


白龙恨恨阖上眸子,只道:


“滚。”


飞鸾檀唇微张,似是难于相信他竟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白龙怒极拂袖,台上妆匣被他周身劲风扫落在地,胭脂额黄青黛贝母螺钿篦子呯砰散碎。


“滚!”


 


黄轻凤万分踌躇地徘徊于狐狸洞外。


飞鸾前不久还开开心心去见那只白鹤的,怎么前日回来竟成了这个样子呢。


她满心为朋友忧虑,敲门也不是,不敲门更不是。


正在犹豫的当口,狐狸洞石扉忽地敞开了。


飞鸾扎着个男孩子扎的发髻,一身粗布男装,小脸惨白。


轻凤一惊,慌忙拦住她,


“这是怎么了,要往哪儿去?”


飞鸾咬唇看她,半晌后低头道:


“你不用担心,我去趟藏书楼。”


轻凤蹙眉道:


“要找书?你告诉我你要找什么书,我去帮你找,你看起来很不好,赶紧回去躺着休息。”


飞鸾只道:


“我们一起去。”


她要找的是华清宫和长生殿,要找的是白龙发脾气的理由,更要找一个办法,让白龙不要再生她的气。


黄轻凤看着飞鸾坐在书山字海里,不由眉头越蹙越深——她觉得飞鸾脸色更加不好了。


飞鸾翻完了书,眼睛盯着虚空,发了半天怔。


她最终开口,轻轻问道:


“华清宫原先是谁的家?”


黄轻凤想了想,不确定地说:


“长老说……是一个叫杨太真的美人?”


飞鸾忽然笑了,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


“对啊,她很美很美,她的美,甚至可与大唐江山比肩。”


不等轻凤答话,她继续自顾自地说:


“她嫁了一个对她不够好的人,那个人让她孤单地死在了马嵬驿。她走之后,华清宫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她的谈吐、妆容、裙裳和舞姿都曾经冠绝当世,她喜欢翠翘发钗,还喜欢养黄雀和黑猫,喜欢享用美食美酒,也喜欢看幻术。”


“天宝年间最棒的幻术师是一双可以化成白鹤的少年。”


“轻凤,我永远比不得她的,我真的没有办法。”


黄轻凤越过书案,将哭成小小一团的飞鸾拥在怀里。


她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飞鸾哭了很久,最后只道:


“轻凤,七天后你陪我去长老那里好不好?上次长老给我指的那桩婚事,我要答应了。”


轻凤惊得死死揽紧她。


“你疯了?那哪里是什么正经婚事,他们是叫你……叫你嫁给当今天子李湛,伺机刺杀他,阻止他在骊山夜猎百兽!”


她甚至无法当着飞鸾说出“勾引”一词。


飞鸾含泪笑道:


“我知道啊,我都知道。以往总做梦,梦里骊山很高,我珍重的人也很珍重我。现在梦醒了,才知道骊山纵有千丈,也难抵皇权威势,更明白我也不过是一只小小狐狸罢了,并不如何令人珍重。”


“轻凤。”


她阻止了好友要说的话,


“我真的想明白了,你看杨娘子那样绝世的人物,都说没就没了,咱们小小一个骊山,算得了什么呢?若任李湛猎尽骊山百兽,这山的灵气很快便会尽了,灵气尽了,咱们这些妖的洞府也会不得太平的,到头来我爱的山和我爱的人,都会像开元天宝时的风流一样,散得干净。”


轻凤打断她,


“让别人去。”


她说。


“翠凰不是爱财么,让她去好了,你不要去!”


飞鸾摇头,


“她爱财不假,但她上个月已经找到了可以两心相许的良人,拆散一桩好姻缘要遭天谴的,她不能去。”


轻凤握住她的手,


“那我陪你去,我们一起,像以往那样,不好么?”


飞鸾的泪水掉在她手上,缓缓摇头,


“李湛上次来巡狩时,你不是看上他身边那位江王李涵了么?李湛无子,若我能杀了他,后继者或许就是江王啊,我看江王面相和善,对骊山夜猎也很不赞同,到时你可要替我的空缺,好好把握机会。”


她说罢抹去眼泪,狡黠一笑,


“我可还等着吃你的喜宴呢。”


 


飞鸾向狐族长老提出了一个要求。


她希望可以先穿着那件倾全骊山生灵之力,赶制出来的华裳,单独前往一个她最后想去的地方。


长老们答应了她的请求。


她还是没有妆匣,长老说等她到了山下,自会有接应的人帮她梳妆。


于是飞鸾只是穿着那件衣裳,挽着最简单的头发,连夜去了北山阴的骊宫墟。


她依旧避开了那些障心幻术,但骊宫墟外被白龙加了重重咒术禁制,她进不去。


飞鸾也并未想过可以进去。


从白龙让她离开那时起,她或许注定无法再踏入此地一步。


飞鸾站在禁制之外,轻轻对整座骊宫墟讲话。


“我要嫁人了。”


她说。


“就在明天,嫁的是骊山外面的人——是个好人。那地方有点远,或许我再回来,也已经是一两年以后了。”


“因为认识了你,我才会化成美人、学舞、学优雅地讲话,若是没有这些,我也无法嫁到骊山之外。”


“那天是我不对,锦盒里的东西我不应乱动的,让你想起难过的事,我很抱歉。”


“……白龙,再见。”


 


骊宫墟中夜色深深,白龙席地而坐,正望着长生殿门口那张胡床。


飞鸾说的话字字句句都传到他耳中。


她要嫁人了——算年纪她是该嫁人了。


她嫁的人是个好人——能让她说是好人,想必不会差,她那样脾气,若是不想嫁,谁也逼迫不得她。


那地方有些远——对于白鹤而言,能飞到的地方都不算远。


过两年她才会再回来——百年时间都过来了,一两年,很快的。


她说跳舞和优雅地讲话很有用——她嫁的人家大概家境不错,不用她起早贪黑洗手做羹汤。


锦盒……那个锦盒——他想起翠翘的主人,又想起她,两个毫无可比性完全不一样的人,即使她学舞学谈吐学化妆,她也永远是她自己,半点不像故人。


难过——难过吗?


白龙咬牙阖眸,力图否定这一说法。


“不,我一点也不难过。”


他心想。


“我早已放下了执念,又怎会难过?”


元和元年,惠果超度了他以恨意妖力凝成的妖猫之躯,白龙原先的肉身则和离开妖猫躯体的神魂一道,尸蜕化鹤,成了上天不得入地无门,只能游走世间的地仙。


他在长安城青龙寺中听了一年梵呗,却在第二年被惠果请出寺庙。


“我只能助你放下执念,但却无法渡你过你自己面前的河。”


“既然佛经成不了你的舟,你再听下去也是无益,不如去你想去的所在,寻找可以真正渡你的法门。”


白龙在大唐东西南北飞了一圈,一年多后回到长安,惠果却已往生极乐。


白龙已经不大记得那天他是如何度过的,他只知道,当他降落在骊山之阴的华清宫旧墟时,下起了大雨,他流着泪望向天穹,忽然不想再继续飞了。


世间既无人识他,他也不想再识世间事。


于是他将这个不是长安城却又满载天宝遗事的地方,变成了他自己的洞府,和那段消散光阴一样,隐于浓雾之中。


而后……飞鸾就闯了进来。


带着她叽叽喳喳的生命力,不管不顾地闯入了他的地界,并且自说自话地持续骚扰他。


白龙勉为其难地将心爱的长生殿门口那一小块胡床割让给她,她就像株小芽似的,在那一亩三分地上蓬蓬勃勃地长起来了。


如今飞鸾也要嫁人了。


白龙心中忽然有一种很古怪的情绪,这种情绪即使在他还是个真正的少年时,也从未有过。


他心里像被倒灌了一缸醋,而后又被人捏住,又酸又憋,想起飞鸾,只觉满心酸气憋气全成了怨气,但这怨气又像春风似的绵绵软软,并不愿损害她分毫——他那天真不该那样对她的,若他和缓一点,事情怎会僵成现在这个样子?


白龙心中闪念千回百转,霎时一动,扬手便要将那禁制撤回,却正听得飞鸾说道:


“白龙,再见。”


他停下动作,十分滑稽地僵在那里,半晌后才缓缓放下胳膊。


纵然撤了禁制又能如何呢?


她终归要嫁人的——这一点从她幼时冲撞进骊宫墟开始,他便应清楚。


听起来她是心甘情愿嫁的,他总不能飞出去,同她说……


说什么?


让她不要嫁人?不要离开骊山?


“笑话,她不嫁旁人,难道要嫁你不成?”


白龙仿佛听到自己心底的讥笑,这讥笑声逐渐扩大,似雷霆贯耳。


在这雷霆声中,他最终意识到,束缚他百年的情是情,如今这进退两难的亦是情,那前一种情是知遇之恩舍命相付;这后一种情却是柴米油盐言笑晏晏;前一种无关风月,故能熬就他一身半仙不鬼泠泠骨;后一种如油锅热蚁,方教他魂不守舍坐立难安傲骨成绵。


 


白龙从天黑一直坐到天明又坐到天黑。


他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


当他站起来时,他忽然觉得自己又变回了一个人。


一个骨头上贴着肉流着血的,活生生的人。


好似成了活人的他去做了一件很活人的事——他飞出了骊宫墟,飞到骊山之阳的狐族地盘上,问了一个问题。


实在是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毕竟若想抢亲,总要知道目的地在哪里。


如果说听到答案前他只是心焦,听到答案后,他可以说是出离愤怒了。


不气别人,气他自己。


白龙未曾想到飞鸾伤心之下,竟如此决绝。


她昨夜是来和他诀别的。


但他竟然还在想!


想的哪门子想!


目的地依旧是大明宫。


这也没所谓,他能把一个皇帝拉下马,自然就能再拉第二个。


轻车熟路嘛。


 


飞鸾正在跳舞。


她将这支舞当成此生最后一支舞,所以跳得非常认真。


御座之上和宦官与军将玩乐痛饮的皇帝也很满意,满意到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向飞鸾走去。


飞鸾知道他正在走近,但她依旧决定跳到不能再跳为止。


皇帝距离她还有十步远时,大殿灯火忽而熄灭。


一把懒洋洋却很清澈的少年嗓音响彻殿宇,


“你祖爷爷托梦时大概没告诉你,有眼无珠的皇帝不配看顾这锦绣江山。”


李湛酒已吓醒一多半,骇然喝道:


“什么人!”


白龙轻笑,


“抢亲的——顺便说一句,再敢动骊山半寸土,你这大唐就等着易手罢。”


眼见大明宫中一片哀嚎混乱被远远甩在身后,飞鸾哭着锤他,


“你怎么来了?”


白龙笑道:


“骊山既是我的地界,我说它多高,它就有多高;你是我的人,我说你有多贵重,你就有多贵重。”


“大明宫龙首原太矮,我爱重的人,只有骊山之高才配得上——接你回骊山咯。”


 




(终)



【常秦】报复(上)

Deja Vu:

——预警:超、级、黄,有3p,不适者一定点X


——公路爱情


——常剑雄x秦明


这俩的画风如此


林秦衍生???

【深海】噼里啪啦

Deja Vu:

——影帝与影帝的日常生活。


——把自己写给打啵B的文改着玩儿,没想到还挺适合。


就...你觉得我还能写些啥?

【窦骁】【燕洵个人】【燃向】肝胆热血皆可抛 未能诋我侠气老 纵霜鬓仍可满弓射天雕 UP主: 严颂声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32041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C7A5F8F1-4912-4C41-87CB-5A7B7A5D110844988infoc&ts=1515946225319

莺户翁:

整理了一下经常重刷的燕洵个人向哔站剪辑传送门


美的视觉形式就是要常常观看才能陶冶情操_(:з」∠)_




《My Songs Know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


《破晓》


《逢侠》


《倾城一笑》


《有借有还》


《明月天涯》















【小丁猫X唐山海】烛影摇红之还丹记

一树:

这两天看明清小说的产物,丧病无节操,所有写过的CP都轮一遍,哇咔咔咔咔咔。


《一步之遥》马上完结开下一部。


《九姨太》会继续更。


但在此之前,我要怒爽一把腌臜无耻的禁书style!




各位如果有什么清奇不要脸的梗,请大方的丢给我,哈哈哈哈哈哈。








 


1.


 


阳春三月,杭州城外。


且看,细密密杏花微雨,杨柳枝舞弄熏风,油菜金灿灿,梨花白胜雪,海棠垂丝红艳艳,最是江南好时景。


 


道是春雨如油,又似丹青妙手,几场雨后,红的更红,绿的更绿,鹅黄碧翠,莺飞草长,城外树木发新芽,绒绒一片芽色掩映城郭,端的是个郁郁葱葱景象。


 


路上的小厮却是行色匆匆,饶是眼前醉人春景也化不开眉间愁绪。只见他左手撑油纸伞,右手提药箱,身后跟着城南回春堂的方老郎中,因走的急,方老郎中上气不接下气,央他且歇一歇。


小厮道“老爷子,若是能歇歇脚,哪个愿紧赶慢赶,只我家少爷实在不行了,您菩萨心肠,能早一刻便是一刻。”语罢,拽了方老郎中的衣袖,又是一阵疾走,溅起连串儿泥点子,脏了鞋袜。


老郎中被他拉的东倒西歪,不住摇头,暗道“去了也是枉然,徒留庸医名声,人大限将至,药石罔顾,哪里是早一时半刻便能转圜。”


 


此去乃是往城外唐员外宅邸方向。唐家乃是当地富户,大儿子高中探花,光宗耀祖,二女儿嫁了苏州府大绣房尹老板,富贵无双,杭州城内人人艳羡。老员外五十岁时,讨了个玉葱般鲜亮水灵的二八女子做续弦,又添一位小公子,待百日,在西湖畔楼外楼摆酒大宴宾客。他那苏州女婿惯会做人,知道岳父好排场,特送来一座精美玉雕,高山巍峨,碧海生波,上书“福如山海”四字,见者无不啧啧称奇。唐员外大喜,当即给麟儿取名唐山海。


 


唐小公子生得如此人家,本该一生衣食无忧,做个富贵闲人,却不想多灾多难,缠绵病榻。老员外遍访江南名医,收获寥寥,镇日悲叹忧愁。


 


且说小公子四岁那年,家里来了个化缘法师,员外见他宝相庄严,恳请为小公子看病。法师甫见小公子,摇头悲叹道“可惜可惜,此子受前世孽缘所累,今生注定早夭,托生此家渡轮回而已,施主切勿牵挂。”唐员外听闻,骇然大惊,随之大恸,曰“何以,吾儿伶俐乖巧,最得我心,长子为官,女儿外嫁,终年不得相见,唯以小儿聊以自慰,竟至于斯?”悲哀哭号,声震云霄。夫人听闻哭声,询问缘由,亦随之悲哭,一时府中上下,莫不垂泪。


法师心性慈悲,为员外拟计策,曰“施主莫慌,或将小公子送入灵隐寺中,了却尘缘,或可得一世平安。”


夫人道“我儿娇弱,受不得风寒劳累,寺中清苦,岂不要了他的命?”断然不肯。


法师无法,只得为小公子诵经祈福,告员外曰“公子十七岁有一死劫,能否化解全凭造化,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员外莫要强求。”语罢,飘然而去。


 


唐小公子长至十来岁,身子稍强健,不复幼时病弱,白玉面庞,风流形骨,发如乌木,唇似朱丹,桃花眼似笑非笑,长成一株临风玉树。员外每每见他,心中固然爱怜至极,然念及他十七岁的大劫不知如何化解,心下凄怆,终日吃斋念佛,祈求菩萨保佑。


 


初夏,携爱子往永福寺进香祈福,与方丈吃茶,唐小公子坐于廊下听僧人讲经,神色专注,引得方丈赞曰“我观小公子龙章凤姿,似庭中尖尖小荷,待到绽放之时,成就或可超过其兄长。”


员外听闻,不禁潸然泪下道“不求他有功名富贵,只求一世喜乐平安,能伴我左右。”


方丈大奇,问员外,员外以当日法师言语告知。


 


方丈叹曰“世间因缘莫测,天意难以探查,前世之因固然已经种下,今生仍有诸多因果,如此因果相循,环环相扣,绝处逢生犹未可知。”遂取来签筒,唤唐小公子摇卦,应在西方。


 


过几日,唐小公子西行访友,路遇一瘦弱黑猫为山中野兽所伤,喵呜哀嚎,命悬一线,小公子不忍见其苦痛,取出锦帕,带回家医治。


夫人见此黑猫瘦骨嶙峋,双目异色,以为不吉,欲逐出府去,员外斥曰“糊涂妇人,我儿大劫当前,正当积累福报,怎可开罪生灵。“将黑猫好生供养。


黑猫之流,灵气虽胜,却忘恩负义,在唐府吃得十余日好吃食,养得皮光水滑,寻月黑风高夜,翻墙而去,不知所踪。


唐小公子遍寻不着,甚为牵挂,小厮宽慰他道“少爷勿念,黑猫最是精怪,不爱吃家食,许是进山过逍遥日子去了。”


 


 


 


 


方老郎中随小厮入唐府,但见院内百花争春,尽态极妍,堂前浅池中金红锦鲤摇头摆尾,意太悠然,只空气中弥漫着苦涩药香,与庭院热闹春景格格不入,急往后院唐小少爷东厢房查探,屋内唐小少爷面色无华,神识昏昧,进气不及出气,显是凶煞异常。


 


这小少爷不过害了场风寒,反反复复,不见好转,久之竟成恶疾,任家人上天入地求医问药,只一日不如一日。


老郎中为唐公子施了针,改好方子,命人去后厨煎药,心里知晓小公子是阎王索命,华佗再世亦无可奈何,唯老员外救子心切,不愿放弃,每日捉着他来施针煎药,不让人得一丝空闲。


 


正喟叹,小厮忽然来报,说是小公子醒来,要吃夫人煮的长寿面。唐员外心下一惊,心道“莫不是回光返照?”。烛火之下,小公子面若明珠,自有光华,依靠在床头,神色安详,暗含凄楚之意,见到父亲,泣涕如雨,道“父亲,孩儿不孝,不能为您养老送终了,来世必当衔环结草,报答您养育之恩。”


唐老员强自抑制住悲伤,道“小子年少无知,怎可轻言生死,今生尚不珍惜,遑论来世。你如今气色大好,再喝几副药,定可痊愈。待你痊愈,还要娶妻生子,帮我打理田地生意,人生诸多艰辛,这般因为一场风寒就生生死死,哭哭啼啼,岂不惹人笑话。”


 


方老郎中在一旁听闻,心道“只见妇人溺爱幼子,未见世间父亲宠爱娇儿如唐老员外这般,可惜小公子油灯枯尽,想来熬不过今夜。”医者慈心,不忍目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哀伤,转身出屋。


 


不一会儿,唐夫人送了长寿面过来,原来当日正是唐山海十七岁生辰,他略吃两口,禁不住头晕乏力,由双亲服侍着躺下,眼前暮色渐渐沉重,心知不妙,奋力想支起眼皮,那眼皮却似有千斤,压着他不住往黑暗幽冥处,越去越深,直到了一处雾气弥漫的混沌所在。


 


这厢后厨煎好药,心急火燎送去东厢,路上听得一声妇人的惨呼,“可怜我儿!“,心知药是不再有用,正踌躇着不知进退,又听得前厅慌成一片,道”不好了不好了,老爷晕过去了。”


真正祸不单行。


 


可笑屋檐外,云销雨霁,春日艳阳透了云层,正正照在一枝桃花上,那桃花瓣上雨珠映着日光,似水晶宝玉,绽放灼灼光彩。


 


 


 


 


 


2.


 


幽冥深处,雾气缭绕,泥泞难行。


 


唐山海举目四望,不知该往何方,心道自己踏入死界,念自己今生何其短暂,稀里糊涂在病榻上便过去,不免唏嘘遗憾。犹暗自伤怀,听得一声,“原来在这,叫我好找。”


声未落,忽悠眼前落下个俊后生,疏眉淡目,薄嘴唇,目光却灼灼生辉,一派矜贵气派,身着黑色鹤氅,上面拿金线绣了龙纹,张牙舞爪,呼之欲出,甚是气派。


唐山海观他气度身姿,明了非是常人,忙作个揖,道“这位大仙,小人初来此地不懂规矩,可是要带我去阴曹地府过那奈何桥?”


俊后生听他此言,黑了脸,道“你怕是病傻了!人说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你是看我像牛头,还是像马面?”


唐山海察觉失言,忙道“我见识短浅冒犯了仙人,还请勿怪,只实在不知这里是何地,大仙又是何人,可否指点一二?”


俊后生皮笑肉不笑勾了勾嘴角道“此地处生死之间,新魂离体,鸿蒙未定之所在,待过了今夜,你便成了板上钉钉的死鬼,再过七日,黑白无常就勾你去酆都喽。”


唐山海听闻,不由一阵哀伤,哽咽道“不想这一世便囵吞过了。”


俊后生道“凡夫俗子活短活长 ,岂不都是囵吞过,有甚可惜。”又道“此处阴气甚重,多留无益,没时间与你废话。”语罢,提了唐山海后领纵身一跃,当即跳出阴霾,跃至沼瘴之外。


唐山海给他单手提至空中,心下大骇,想这少年看似瘦弱,不料竟然如此大力,是神仙无疑。转眼间,两人轻巧落地,来到一处山洞前。


这山洞从外面看并无特别之处,进去却别有洞天,洞内温暖干燥,地上铺了绒毯,内有飘然奇香,遍程琳琅宝物,尽处一张雕龙画凤的精工八步床,放了水红帐子,床边搁着一面屏风,上面绘着好些衣不蔽体的男女,仅着轻纱,打闹嬉戏。


唐山海见了屏风,“哎呦”一声忙闭了脸,面上泛红,俊后生见了,哈哈大笑,一抡手将他扔上床去,穿过水红纱帐,直滚入内里铺盖上,床上铺盖香软温暖,令人沉醉。


唐山海忽逢变故,颇有些摸不着头脑,撑起身子欲问,却见那俊后生直接栖身压上来,将他调个个儿摁在榻上,托着腰臀一拱,做个难堪的跪趴姿势,伸手剥去他下裳。


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待他反应过来,下半身已如初生婴儿般赤条条光溜溜,敞了腿翘着臀,叫他霎时羞的满面飞霞,挣扎起来。


“你…你这是…这是作甚。”


俊后生料理好他,本在床边暗格里不知摸索什么东西,未曾留意唐山海,叫他翻过来一脚踢上心口,跌下床沿儿,脑袋撞上八步床第二个隔间的门框,登时“嗷”一声。


唐山海缩至床角,扯锦被盖了自己身子 ,如个被唐突的大姑娘一般,脸红的似血滴,话也说不利索,质问那后生道“你…你我素不相识…为何,为何要这般羞辱我?”


不想俊后生脾气大的很,挨了踹,当即面色一黑,拽了唐山海手腕将他提溜出来,如提娃娃般轻巧,虎着脸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以为我愿意管你,要不是吃了你们唐家十几天饭食,早任凭你去做野鬼。”


语罢伸手一招,飞来一面铜镜,隐约传来哭声,唐山海循声望去,可不正是自己生母,病榻上躺的,不是老父又是谁?只听她母亲哭喊道“老爷呀,我儿命苦,若是你也去了,可要我怎么活?”


当下急道“怎地,怎地父亲病了?”


俊后生冷冷道“可不是么,心肝宝贝疙瘩一命呜呼,即便不死,也要减十好几年阳寿,连你那母亲也要跟着倒霉,年纪轻轻便要守寡。”


唐山海哭道“这可怎么好,是我不孝,连累他们了。”


俊后生凉飕飕道“也真是,你爹妈从小金娃娃一样供着你,不想你倒是昧良心说走就走,真正是个来讨债的主儿,也罢,你既不想让我救你,便回你的幽冥界去。”


拎了唐山海后领,将他拖下床一路拉扯到洞门口,眼看就要丢出洞去。


唐山海从洞内向外看,举目一片迷雾,隐隐有幽咽鬼哭,碧绿鬼火,惊出一身冷汗,回望洞内,实是一方华丽舒适天地,慌张张抱了那俊后生的腿道“大,大仙且慢,我是实在不知您尊号,又不明白您行事为何,故而再三冒犯,该死该死,您是菩萨心肠,还请明示,我这般半死不活,原是还有救么?”


俊后生听他话语,当下停了手,皱眉上下打量他一翻道“死的透透,有什么救,我原想大发慈悲渡些精元并修为给你,助你过了此劫,是你自己不要,不要便算了。”就提了唐山海要扔。


唐山海死死抱了他腿道“大仙饶命,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且饶我这一回,待我回到尘世,定为您修庙供奉,记得您的好处。”


俊后生听他哭的凄惨,心中烦躁,以他的性格,修为断没有便宜别人的道理,无奈曾稀里糊涂受过唐山海的恩德,故而硬着头皮来报恩,本想着恩人不要,正好欢天喜地扔出去了事,不想临到头对方却反悔,非要他救上一救。


他心中气恼,粗声粗气的道“修庙供奉,修庙供奉有什么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了几次便荒废,我却要白耗许多修为。”


唐山海见他语气有所松动,忙擦了眼泪仰头道“绝不会有此事,我复生后,定当一心侍奉您,不敢懈怠。”


 


其实唐公子大可不必如此低声下气,那俊后生原是杭州城郊修道的猫妖,唤做小丁猫。小丁猫曾与黑熊精争地盘被打伤,受过唐山海恩惠,恩人有难,他便来摆平。


只小丁猫心里固执的认为,自己当日所受之伤不过舔舔伤口就好,那唐山海偏要横插一杠子救上他一救,真是岂有此理了——他小丁猫还需要救?


须知精怪修仙问道,讲求有恩必报,最怕有恩不报乱了因缘,故而唐山海虽是糊里糊涂救了他,小丁猫却必须还个恩情。他被救的糊涂,报恩时发现自己摊上个大麻烦,需耗去至少两百年修为,乃是桩打落牙和血吞的赔本买卖,故而怒火中烧,非要折辱吓唬唐山海一翻不可。


 


此番恩人伏低做小立了誓,方才叫小丁猫心里好受一些,当即又提起人丢上床去,将他摆弄出个门户大开模样,摸索出一罐香腻腻油膏,挖一坨,直直去撬唐山海后门。


唐公子自小娇嫩精贵,后门紧的很,小丁猫不过进得一只手指,他便张口喊疼不止,换得脆生生一个巴掌,打的他诺诺噤了声。


小丁猫唬他道“你莫不是个小姑娘,这便受不住,我如何渡精元给你,横竖救不了,扔出去算了。“


唐山海忙告饶道“大仙别,我受的住,再不乱叫了。”


小丁猫冷哼一声,粗暴捣几下,道“闭上你的嘴,猫爷听了头疼。”弄两下,还不趁手,推着唐山海大腿将他顶高,复又在腰下加了两个软垫,才埋头调弄起来。


那香膏不知什么做的,入谷便开始发热,烧得内里软和湿润,小丁猫添了手指搅动,愈搅心下愈奇怪,只道火热黏滑,吸的又急又切,不像鲜苞儿,心道这小少爷莫不是个兔子屁股。拿眼去瞧,但见秀眉紧蹙,樱口微张,若说痛楚,倒也不全是,心下明了几分,又赏了他几个巴掌,打的人呜呜咽咽,眼角落了泪珠,将落未落挂在脸庞上。


此情此景,激起小丁猫好奇玩乐的性子 ,干脆伸手将唐山海的背摁牢,三指并用,左右扣挖,花样百出,唐山海起先胀痛难当,硬捱半刻,不知怎地升出一阵阵麻痒来,似有虫子悉悉索索在身体里爬过,引的他扭胯摆腰,不住挣动。这回小丁猫却不打人,撤了手潜龙入渊,一顶到底,雄伟物什噎得唐小公子顷刻闭了气。紧接着便是结结实实的倒弄,石臼里打年糕一般,头先几十锤,打的米粒儿颗颗酥成灰,又和水调油,打成个粑粑坨子,再打几十锤,粑粑打成泥,软没了形,叫丁小猫拦腰搂住。再看唐小公子,粉面如桃,面上泪珠子源源不绝,身前身后亦是源源不绝,浆糊一般化开去。


一个是嫩生生佳公子,一个是身经百战老妖精,说差十万八千里尤嫌不足。唐山海势单力薄,挣不开钳制,叫小丁猫从后面弄的丢了不知几回,近乎昏死过去,那厢却还没停下的意思,退出来,一把掐住他下颚,又去捅他上面那张好嘴。


 


这厢小公子给破着迎面含了满口腥臊,两行清泪溢出来,劈里啪啦直往被面砸,端的是大珠小珠落玉盘,偏上头不是个懂得怜惜的主儿 ,恼他矫情,按了脑袋道“好好含着,一会儿赏你吃好东西。”,一面大开大合,纵情驰骋。唐山海应付不来,给生生捅进喉眼,直泛恶心,嘴上忘了轻重,阖上牙关便咬,小丁猫未及反应,经此一激,竟出了精元。


他闹的肆意,此番毫无准备,滚烫精元直直进入唐小公子嗓子眼儿,顿时大感不妙,只觉唐山海体内似有个填不满的洞,哗啦啦拖着他修为精气往里拽,伸手去推,哪里来得及,当机立断抬手一掌,将唐山海整个人打飞出去,终究晚了。那唐山海落的越远,吸力越强,竟生生将内丹从他体内拽出来,落进唐山海的肚子,小丁猫失了内丹,分寸大乱,慌忙屏气凝神,奋力护住自己最后修为,眼睁睁看着唐山海跌出洞口,直直落入凡间尘世。



【深海ABO】无名儿童车后续

上言:

甜短肉,剧情请翻上一章


只是用ABO梗开个车,剧情和ooc请不要较真


------------------------------------------------------------------------------------------------------------------------------------------------------------------------------------------------


来补链接辣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