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zu小祖宗

。La:

【我们丢了几件衣服,你见过吗?】
△ 转发并关注,抽一人设计你和你爱豆的情侣装一套,做出实物后送给你,再抽一人送星巴克任意款圣诞杯子一套。
△ 开业活动,全店所有商品九折中。
△ 店铺地址:http://t.cn/EynW31n
❤绝❤赞❤预❤售❤中❤ ​​​​

桃毛仙:

暂时停更一段时间吧,我本来三次元就特别忙,所有写文的时间都是从睡眠挤压出来的,我负担着很多人的生计,我不光为我一个人活。可是现在心情特别不好,我没有动力写文了。真的很对不起我可爱的小天使们,其实你们的评论我一直都在看,一直都暗暗的开心,我不在乎热度不是我清高,是真的不值得我在乎,可是我在乎每一个鼓励我喜欢我的小天使。


我大概也算半个圈内人,在我看来粉丝的能量真的很小很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躲在他身后干生闷气,我受不得这个气,我受不得委屈。我要努力修炼我的三次元,我想堂堂正正的坐在他对面,为他做些我能力所及范围内的工作。二次元的幻想甜宠文不是我的风格,生活就是虐心的残酷的不进则退、你死我活的,岁月静好不属于我,不属于我们————这个我们,包括你们爱着的的的。我真的很难受。但是希望你们不要有任何人去跟人撕逼掐架,不要下场,不要回复!要做事就要忍人所不能忍,我也做不到,但是做不到也要强行做到。


我平心静气的回了几句,来了一波无脑喷,十年前我单挑群殴什么都不怕,现在我无能,我不能随便掐架了,我会得罪金主爸爸,会被人看不起。跟网络喷子掐架对我来说就是倒贴,贴钱贴精力,太不值得。有时候我想想也挺好笑,一群月薪可能还没我日薪高的圈外屌丝,教我做人,告诉我演艺圈你们应该怎么怎么操作,你们都是不对的你们都是傻逼BLABLABLA


很讽刺的是,前两年也不是没有请过网上这些所谓“民科”来做顾问,结果么,就是没有然后了……


知识断点、观点靠臆想、影视剧入门想当然耳、想法思路枯燥乏味、缺乏重点,所有这些好高骛远眼高手低的缺点几乎都可以在这位民科身上找到。我们也很失望,于是连筹备进度都整个调整,最后搁置。


影视剧行业其实拥有一切最好的资源,人物侧写要找个汉史专家,明天就能联系上孙老;唐史专家要钱老师齐老师孟,必要时候三个一起来吧,不差钱!什么时候要在哪儿取景,可以封山吗?可以。可以清场吗?可以。真的不缺专家,真的不缺。然而观众所谓bug为什么还总是出现?因为这不是纪录片,纪录片没人看。拍纪录片我们可以从博物馆把国宝请出来拍细节,但那是另一回事,另一种团队体系搞的,流程不同,对我来说可能反而更轻松。电视剧就是图个爽,这中间还夹杂了很多投资方七嘴八舌的意见,领导的意见都要尊重,金主的想法都要满足,导演编剧都说了不算,“领导”说了算。我拿钱我闭麦,挺骂不动气。


扯远了,这些都是我抱怨的废话,纯粹的废话。


我写不了甜饼,所有的甜文都是骗人的,我编的很扯,现实是扎心的,我骗了小可爱读者们,我是个骗子。我不想给人灌精神ya片,我自己都吃不下去,现实如此糟心,把我摁在地上摩擦,我却要吹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晴天来个霹雳劈死我吧。


有个事,我现在不怕说出来了。两年前,的的有给我发过私信,他是个很能扛事的人,很有担当的人,话里话外把所有责任都担了。他尽力了,是我等无能,无力为他做任何事,他在逆水行舟,他很能干,而我只能在岸上相送。是我真的没用!他是个走一步看三步的人,眼界是决定成就,没有一帆风顺,坎坷一些也挺好的。


我不可能爬墙的,怎么爬?让我粉谁去?你们这些屁股不干净的事我多多少少都知道,让我怎么粉?跟我们装逼的还少?去年放我们鸽子的时候我就说了某女星迟早踢到铁板,不信抬头看报应来的比我想的还快,今年就被现场处刑。我只同情那些明明真的很努力演技又好长相也好的小透明死活红不了。的的能红,他背景夯实够硬是主要原因,我对他心疼不起来,所得越多,付出越多,你应该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就只是觉得吧……各位,修炼好自己的三次元,打铁还需自身硬,粉丝经济都是假的,你过得好,你才能给你蒸煮儿长脸,你得跟他一起进步。粉圈不可怕,粉圈很可爱的,她们有最单纯最诚挚的爱,献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不求回报,这种感情是很美好的,一点也不羞耻。粉丝绝不低人一等。


成功的人有两种,一种抬头看天,看着自己的目标,不管脚下多少荆棘都可以踏浪迎波,终有一日达成所愿。还有一种低头看地,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做事,闭门造车出门合辙,默默的把自己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你再见到ta时,已是人上人。


只有网喷这辈子都一事无成,我见过很多很多,十年前我们吃着人均50的馆子还要AA,十年后我在安缦法云ta还在7天连锁,我要感谢的是有人曾经骂我“你们网红只配来蹭我热度”,可笑我连网红都不是,我真的只是扑街键盘党。这个脸打的好打的呱呱叫!


掐架真的没有用,的的自己腰杆挺直做好自己的事粉丝才能做人。粉丝能做的除了有理有节的回几句大道理,其余的,多说无益也无用。有篇文说的好,某些人维护的并不是他们嘴上说的大义凌然,而是维护他们的鄙视链,不可动摇。所以不必站到ta的下风口挨口水,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你,你谁啊?


我可以打这个TAG吗?我太喜欢的的了,不舍得脱粉。我爱明明,爱他所有构建的一切世界,可爱的造梦人。

河蟹部分补档

桃毛仙:

河蟹的部分章节并不黄暴,我也不知道戳到乐受哪个G点【摊手】


 


【林秦】《漩涡(上)》


https://shimo.im/doc/qhPnlDhWOIMXw94L?r=GZMQOY/ 


 


【林秦】《摩加迪沙的落日》全     


(慎入……((这篇河蟹了没?我自己打不开~


https://shimo.im/doc/zBUdHKo23eopgCQP?r=GZMQOY/ 


 


【霍风/鹞逸】《西出阳关无故人(十)》


https://shimo.im/doc/OArWB5hU7aczw9pY?r=GZMQOY/ 


 


 


【盐糖/水仙调料组】《永生永世》(短篇一发完)好像是肉文??


https://shimo.im/doc/E6JR68SFSqoFWDfy?r=GZMQOY/ 


 


 


【霍风/鹞逸】《苍狼》(一发完)好像也是肉文??


https://shimo.im/doc/Of3LyYRjwUotN4np?r=GZMQOY/ 


 


 


【ALL糖】风声鹤唳(叶剑波/老毕 X 唐山海)好像还是肉文????


https://shimo.im/doc/0Gw1yDif8CcvQM38?r=GZMQOY/ 


 


 


【霍风/鹞逸】鸟人(短篇一发完)很纯洁


https://shimo.im/doc/E3zhAdXOK7AmjPTl?r=GZMQOY/ 


 


【霍风/鹞逸】临渊台(一发完)炒鸡纯洁


https://shimo.im/doc/mzHm1do9og4dLelQ?r=GZMQOY/ 


 


 


#【霍风/鹞逸】《如风》可能剧透了电视剧《霍去病》中的原创情节,所以删了。


#《仵作秦明》打算重写,删了。

【陈深×唐山海】tag粮食完整整理(~9.25)

唐山海受向tag整理:

*【陈深×唐山海】tag粮食完整整理,每位太太的主页、文、MV、图等均可戳链接,MV分lofter链接和b站链接两种。


*部分MV没发lofter,只含b站链接。


*给产粮的太太们笔芯❤希望大家多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评论支持~


============


 


·连载中


【麻雀/深海】十里洋场 00 01 BY楚临临尧


【陈深×唐山海/原著剧情向】深山夕照深秋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BY白罗芙


【深海】愚昧时代 01上 BY1984年的杜杜


【陈深×唐山海】情深似海 00 BY鹿泽弥亚


【深海/史密斯夫妇AU】Mr.Chen&Mr.Tang 00 01 02BY巧克力甜饼


【陈深×唐山海丨麻雀电视剧同人】殊途同归 前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BY二月


深海 北国鸟 01 02 03 04BY寒胥钥.


同居题 01 BY羽皇的机会


一个烂俗的梗 深海 01 02 03 BY千山独行


余烬(陈深×唐山海) 01 BYKrystal


【深海】少年踏春来 01 BY淮衣


【深海】破晓 01 02 03 04 05 小剧场 01 02 BY笙笙


【深海】秘密任务 01 BY叶酒禾


美人计 01 02 03 BY密林菇


【深海】风声鹤唳 01 02 03 04 BY此乐何极


「深海」独活 01 02 03 04 BY春衫黛


【深海/酥糖】伪装 01 02 03 04 05 06 07 BY宇文易


【深海】地下夫夫 01 02 BYTAT-LIN


【深海】孤岛 01 BYMR.兰多


【苏深海】风月宝鉴 红颜篇 提线篇 骷髅篇(上) BY转轴拨弦三两声/suirin


深海夫夫一百问 01 02 03 BY扇子


简单地开个车,陈深×唐山海 01 02 BY霜降


【深海】casino(罪案au 半架空) 01 02 03 BY王阿萌


情深不许(深海)   BY你看我可爱吗


雷池【深海/R18】 01 02 03 BY青醋芥陌


【深化】吃点什么?  BY邶风


 


·完结连载


【深海】世事无常 01 02 BY朝暮淺陽”


【酥糖】【深海】行动大院的二三事 01 02 03 04 05 06 07 BY朝暮淺陽”


 


·一发完


【深海无差】青空【非cp向】 BYCountDracula丨档案时间 1871-1943


一段记忆 BY一只英短


[深海]不为人知的 BY冷逆cp咋的了


【深海】谈情说爱  BY冷逆cp咋的了


【深海】耽于享乐 BY冷逆cp咋的了


【深海】燎原之火 BY冷逆cp咋的了


【深海】半支烟 BY1984年的杜杜


【深海】半杯酒 BY1984年的杜杜


【深海】不夜城 BY南街海棠


【深海】执 BY南街海棠


【深海】好梦如旧 BY南街海棠


 唐山海个人向【微深海,酥糖】 BY千山独行


烟酒【回忆杀,深海】 BY千山独行


【陈深×唐山海】深海夫妻小剧场之-媳妇总想弄死我 BY爱新觉罗婉


旧情人 BY不如吃茶去


海,深不可测 BY羽皇的机会


【深海】痴人说梦 BY1984年的杜杜


【深海】精神损失费 BY此乐何极


【深海】食色性也 BY此乐何极


【深海】山海不可平 BY宇文易


【陈深×唐山海】深海夫妻小剧场之-对媳妇要来硬的 BY爱新觉罗婉


[深海]陶大春的烦恼 BY吱吱鼠爷


【深海】爱上自己的情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BY1984年的杜杜


【深海】莫愁前路 BY1984年的杜杜


【深海】暮城 BY南街海棠


【深海】所爱隔山海 BYStardust


【深海】焉知非福 BY此乐何极


【深海】所谓太平 BY朝暮淺陽”


【深海】殊途也要飙车系列 BY年糕喵喵喵


当我们在谈论特务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BY羽皇的机会


【深海】暗涌   BY转轴拨弦三两声


【深海】枪炮、玫瑰与麻雀 BY转轴拨弦三两声


【深海】论熟地黄的吃法 BY少爷家还有余粮么


自当向梦死 BY羽皇的机会


「麻雀同人」情渡山海(陈深x唐山海) BY敬业老厨师


【深海】发作的瘾君子 BY此乐何极


【深海】饕餮之食   BY此乐何极


【深海】影子的爱情 BY此乐何极


【深海】痴人说梦 BY1984年的杜杜


【深海】平凡爱情故事 BY1984年的杜杜


【深海】偿礼 BY起名废。


【麻雀】深海 无题 PWP   BY冯古道


【深海】似水流年 BY南街海棠


【深海/酥糖】半生尽   BY轱辘转


麻雀丨深海 无题 BY杜未雪


【麻雀丨深海】愿光明早日到来 BY杜未雪


【深海】何以安眠 BY冷逆cp咋的了


【陈深X唐山海】深海夫妻小剧场之-陈处长娶唐队长 BY爱新觉罗婉


【深海】暗涌 BY秋浓煮茶


【苏深海】上海七十六中 BYsuirin


【深海】【酥糖】一口玻璃茬一口糖系列 BY一只英短


梦魇,梦乡 BY霓裳羽衣


红豆饭   BY密林菇


【深海/微酥糖】昨日已逝,明日新生 BY巧克力甜饼


【深海】理青丝 BY昕熹微


深藏若虚 BY羽皇的机会


 


·图·


随手涂 BY行动处八处处长


壁咚 BY行动处八处队长


无题 BY行动处八处队长


 


·MV


【张小凡×风天逸】【陈深×唐山海】双城 b站 lofter BY圈地自萌 b站主页:圈地自萌的藏


【麻雀丨李易峰丨张若昀】【陈深×唐山海】惊天动地 b站 BY薄荷一点都不凉(b站主页)


【李易峰】【张若昀】【陈深×唐山海】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 b站 BY没牙吸(b站主页)


【麻雀】陈深×唐山海《潜伏》深海 搭档 b站 lofter BY爱新觉罗婉 b站主页:爱新觉罗婉


【麻雀】【陈深 唐山海】深海 燃 BE b站 BY岚燃_233(b站主页)


 【张若昀×李易峰】1874 脑洞向【深海夫夫】 b站 BY中切牙 (b站主页)


【麻雀】【深海】双城 b站 lofter BY我就叫你王叔叔吧 b站主页:我就叫你王叔叔吧


【陈深×唐山海】狐狸精 b站 lofter BY时间俞你 b站主页:时间俞你


【深海深衍生】山鬼 b站 lofter BYWN123456 b站主页:visitor2014


 【麻雀】【深海深】择日疯 b站 BY兔酱脑洞大(b站主页)


【陈深×唐山海】深海麻雀 b站 BY疯语流韵(b站主页)


【麻雀】【深海/海深】天地不容 b站 BYPiupiu258(b站主页)


IT'S CONSUMING ME【深海】 b站 BYwuli涵涵呐(b站主页)


【深海or海深】唐先生和陈先生的故事 b站 BYvisitor2014


[深海] 陈深X唐山海 大概是虐恋 b站 BY乌龟和兔子


【陈深×唐山海】《深海》part1:重逢 b站 BY疯语流韵


【陈深×唐山海】深海part2 cut b站 BY疯语流韵


[深海] 陈深X唐山海 暧昧(超速行驶) b站 BY乌龟和兔子


【深海】【陈深×唐山海】两只队长谈恋爱(甜甜甜甜) b站 lofter BY时间俞你 b站主页


(甜向)【麻雀│李易峰│张若昀】【陈深×唐山海】告白气球 b站 BY薄荷一点都不凉


【深海深】[麻雀]李易峰张若昀 陈深x唐山海【放下】cp剧情向 b站 BY你看上面有人


【陈深×唐山海】夜的第七章 b站 BY独上仙森


【麻雀】【李易峰】【张若昀】陈深×唐山海/深海 趁早 b站 BY土拨鼠保护协会


【深海】【陈深×唐山海】伪/五十度黑 b站 lofter BY时间俞你 b站主页


情深似海 张若昀x李易峰 【麻雀】【深海cp】【唐山海x陈深】 b站 BY大鸵鸟不会飞

同为用爱发电,写《纠缠》的那位太太别借梗了好吗

人生而小鱼干:

 @欧阳晚箐 


我本来不想圈太太的。但冒昧问一句,您写文能不能写原创的故事,不要这样断章取义地缩写我的小黄文???


大家都是用爱发电的还要这样,有意思吗???


请您看完这篇对比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谢谢。


————————————————


8.30第一版


占tag致歉,希望各位能给我五分钟时间


今天搜tag吃粮 看一个太太的文


看着看着 总是会想起自己之前写过的《未若飞絮》


对比之下 有点微妙的一言难尽




对比图基本按照关键叙事点选段。


左边是太太的文,右边是《未若飞絮》的片段。


原文全文比较长,字数1W2,是个替身梗,且含有大量那啥描写,阅读可能需要一定时间。传送门→【未若飞絮(上)(下)


 


【对比图点我】


 


我觉得作为一个常用套路,白月光的替身梗大家都会写,无可厚非。


但“撞梗”和“剧情走向基本一致”,恐怕不能一概而论。


太太的文和我这篇的走向的确不同。我已经写完了,而太太的文第二章的发布时间在我全文(包括番外)都发布以后,目前还在连载。所以我只能对现有章节的情节进行对比。


————————————


8.31补充


之前我并没有圈出太太的名字,是因为觉得这篇文没有完结,不好下定论。但早上我发现太太这篇文已经完结了。点开完结篇,是这样的。


左为《纠缠》完结章全文,右为我的《终落霜白》


由于篇幅长度原因,《终落霜白》为选段




请您给我一个解释,谢谢。


如果我这三篇文中的某一篇在发出这篇以后被屏蔽了,那么原谅我把事情往坏的方向想。


如果有小天使看到了这里,希望你能客观地留言告诉我你的真实感受和想法,这对我而言非常重要。


非常感谢,抱歉打扰。

相信我,zry的吻技还是没有进(〃ノωノ)

坤坤带过的美瞳不完全收集

真的可以说很喜欢坤坤了
作为一个Ikun,怎么能不把爱豆的同款都搜集到呢?
衣服买不起美瞳还买不起吗?
必须要买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就看到了这几款

图二
1.Dreamcon 的青砂
这款是直径14.0,着色13.6的年抛,含水量40%,颜色有点发灰,但是主色是由青到蓝,可以说很高级混血了


图三
2.hancon hazel 褐
瞳色浅于亚洲人本身的瞳色,有一种微妙的异国感 但是很温柔
(问了我的瞳代小姐姐,最近没货了,四月才会上货)看来ikun 太给力了

图四
3.dreamcon 雀蓝
和上面的 青砂是一个系列,比青砂偏蓝,有种透彻感
很多明星都戴过的 透蓝的欧美混血! 非离子年抛直径14.0哦(>_<)

图五
4.idol pro系列焦糖色
都超好看 这个色比亚洲人的瞳色略浅 显得眼神很温柔 瞳片外面一圈黑框自然而让眼睛不会无神! 依旧是非离子年抛直径14.0)^o^(

如果不喜欢上面hancon 或者买不到的话可以试下这个

图六
5.doriscon 美人鱼灰 超有故事感(^_^)!比上面的青砂雀蓝给人的感觉要更温柔一点
仍旧是年抛,直径14.0,染色13.6

图七
6.doriscon 菱光棕
让人无法抗拒的小奶狗啊啊啊
真的超自然,感觉超舒服啊啊啊
和我本身的瞳色差不多,一点都不假

图八
7.olens croal gray 是日抛,超有高级感和距离感啊啊啊(# ゚Д゚)
喜欢卫生和敏感眼的仙女们可以试下
olens 也算比较好的牌子了


图九
8.olens 加勒比蓝是月抛,短期抛很方便,比上面的蓝色要浅很多❤️追求透彻感的仙女可以尝试一下哦



大家一定要找靠谱的瞳代哦
要对自己的眼睛好一点呀😂
我碰见过很多家瞳代,有的卖的都是假货 差点坑死我

好不容易才让同学介绍找到了靠谱的小姐姐
祝仙女们好运 ❤️



看到这里就收藏一下点个赞吧
爱你们哦

【白龙x飞鸾】【妖猫传x柜中美人】《骊山高》

蝶庵。:

《妖猫传》白龙 x《柜中美人》胡飞鸾


白鹤与狐狸的跨物种恋爱


邪教拉郎短篇,一发完结




 


“你又去北山阴了?”


眼见轻凤背部黄毛蓬蓬炸开,飞鸾赶紧捂住她嘴。


“噤声!若被长老知道,我可要挨罚。”


轻凤脱力坐地,耳朵脚爪蔫哒哒的。


“飞鸾,你…你别喜欢他了罢,你是狐妖,他是鹤仙,成不了的。”


飞鸾与她并坐,一身魏紫牡丹色皮毛泛着亮油油的光。


“他是猫。”


她坚持道,


“他是鹤,也是猫。猫和狐狸,再合适不过。”


 


飞鸾自幼长于骊山之阳,除路痴外也算个俊俏人物,多少狐狸黄鼬钟情于她,她却独爱一只白鹤。


北山阴禁地骊宫墟的白鹤,十载不露脸,却教骊山众妖谈鹤色变。


这骊宫墟原是百年前的华清宫,乃太真妃子旧居,宫阙嵯峨温汤相连,相传宫中有海棠池与长生殿,一瓦一椽,尽是天宝佳话。


狐族故老言:华清宫于安史乱后衰败,元和三年,忽有白鹤飞来华清宫旧墟,以符咒幻术将这残垣颓殿连同整个骊山北山脚隐入雾中,当作他的神仙洞府。翎毛走兽因惧白鹤仙气,皆不敢擅闯此处,北山阴至此即成禁地。


白鹤深居简出,十年来鲜少露面,至于其姓甚名谁化形如何,更不为外人知晓。


飞鸾觉得自己实是全骊山最幸运的狐狸——她知道白鹤的名字,更见过他。


不仅见过他,她还知道他生得多么令人心折。


路痴之所以痴,概因走路不走心,也正因走路不走心,迷惑心窍的幻术才对她无用。


当年幼的小狐狸意识到自己迷失在荒草高台间时,她距离白鹤休憩的长生殿已仅隔一墙。


白鹤振翅落于墙头,丹顶长喙,素羽凌风,居高临下望着饿瘪瘪的小飞鸾。


接着他跳下断墙,落地时已化成一只玄玄一色的金瞳黑猫。


飞鸾说话了。


她本要说“小哥哥,你真好看”,奈何辘辘饥肠与唇舌争辉,话到嘴边,成了滑稽的“小哥哥,我饿”。


黑猫缓缓走近她,及至面前,猫身忽长,终成了一位羽衣少年。


他鹤形时头顶那抹红,已一分为二,浅浅缀于眼梢,犹如经历过一场哀哭。


飞鸾被他提着后脖颈皮毛拎起来,正自惊惧“神仙哥哥会不会吃了我”时,墩墩屁股却触碰到软乎乎胡床。


少年倏尔不见,眨眼工夫又拿着一盘糖饼出现。


飞鸾见食眼开,边吃糖饼边看他,只觉少年容姿之妙实在令人胃口大开,还能再多吃两盘。


她真的吃了三盘糖饼,撑得下不来地。


少年眨眨眼,空盘子又不见了。


飞鸾挂着满嘴糖渣,笑道:


“小哥哥,谢谢你甜甜的糖饼。”


她一直是只有礼貌的好狐狸。


少年扬起下颌斜觑她半晌,轻笑道:


“把你喂饱了再拿去炖汤,必定美味至极。”


飞鸾周身紫毛哗地根根竖起,表情僵硬。


少年对她的反应颇为满意,慢悠悠颔首,


“骗你的,吓着了?”


飞鸾很不好意思,红脸低头,


“我明天会还你三盘糖饼的,我亲自给你叼来。”


少年振衣而起,白羽红衫衬着一殿灰败,明艳得似要烧灼起来。


“不必,都是些也有也无的东西罢了。”


 飞鸾坐不住了,最难消受美人恩,她纵是髫龄稚齿,这个道理总还懂的。


小狐狸且费了劲,勉强化作小女娃模样,丱角茜裙,噗通一下跪拜在地,给少年行了个大礼。


“狐女飞鸾叩谢小哥哥一饭之恩。”


少年步出殿外,言犹在耳,身已化鹤而去。


“白龙。”


他说,


“我叫白龙。”


 


世间之事,有一就有二,飞鸾闯过一次北山阴骊宫墟,便能再闯第二三四五六次。


毕竟糖是断肠毒,色是刮骨刀,一旦入了口进了心,轻易戒不得。


白龙有时会坐在长生殿拨弄一把断弦箜篌,有时也可能睡在海棠池畔扶桑木间,如果这两个地方都找不到他,那他多半是在骊宫墟上空飞来飞去,此时等一等他便好。


日月如梭,飞鸾骚扰他的次数多了,长生殿里胡床边摆的食物也慢慢成了定例。


她来了就总有吃的,若他不在,那就边吃边等一会儿,如果等不到,就下次再来。


飞鸾每次都会跟白龙说很多话,白龙却几乎不讲话,只是听着,偶尔回应只言片语,总教狐狸少女扎心扎肺,盼望他尽快闭嘴。


“你如今坐着比以前高,站着却不显,想必是吃胖许多。”


——飞鸾听罢,开始减肥,直至飞鸾细腰美名传遍骊山。


“你学艺不精,化成人形粗糙至极,再退步两载,我怕是要改口喊你大姐了。”


——飞鸾听罢,发愤图强,当年勇夺狐族化形术魁首。


“听飞鸾之名,想必是善舞之人。你这仪态或许改名‘无飞鸾’,才更合适。”


——飞鸾听罢,苦练舞姿,纵不是汉宫飞燕,亦可当娉婷生娇。


“虽是狐狸,不盼你有咏絮之才,但将沃雪比大饼,也着实令人震惊。”


——飞鸾听罢,啃书昼读夜枕,腹内诗书千万卷,终能吹花嚼蕊唇齿生芳。


“别人是花钿额黄两堪夸,你是一张白脸撒芝麻,既不会化妆就别化。”


——飞鸾听罢,气得直跺脚,


“我又不能下山,我们狐族没人化妆,哪来的什么花钿额黄,这点螺子黛还是拜托小黄雀给我衔来的呢,你嫌弃就别看啊,站着说话不腰疼!”


三天后飞鸾再闯骊宫墟,长生殿门口摆着一只漆木匣,里面胭脂眉黛花钿额黄梳子篦子刷子剪子,满满装了一整匣。


匣子正中贴一方笺,墨书斗大一行:我坐着腰也不疼。


飞鸾仔仔细细将那一匣物事翻了个遍,巴掌小脸上绷不住的笑,只觉这妆匣比过去七年白龙送的糖饼加在一起还要甜,甜的都紧嗓子了。


她抱着匣子,迈进长生殿里去,一双剪水双瞳左右踅摸一阵,这才从角落里寻到个挂满蛛网的八角菱花镜妆台。


飞鸾从未下过骊山,更未去过长安,对目下流行的时世妆全无概念,左思右想,只记起狐族藏书楼里有本大历年间的传奇话本《任氏传》,故事女主角正是一位狐女,书里面有一张描绘女主角姿容的彩色插图,画得颇为精细,权且先凭记忆照图试妆,待白龙回来,也好教他小吃一惊。


她当即对镜精心描画,胭脂螺黛淡淡芬芳幽幽扑面,只觉与这些物事颇为亲近,似是无师自通,却未察明实乃“女为己悦者容”,她本就生得冰姿雪貌,此时满心只想令一人悦目,自是倾力而为,焉能有不美之理呢?


殊不知这《任氏传》里的插图既是近五十年前唐代宗大历年间所绘,图中女子妆容且尚有几分天宝末年遗风。飞鸾山中不知日月长,照此描妆,直与时下长安城中女子身处两个时代,几似梦回天宝。


她处处力求精到,妆成后自觉容颜焕发,光华更胜往昔,正待再欣赏片刻,妆匣上贴的方笺忽而乘风飞起,飞鸾爱重白龙字迹,起身去捉,谁料那方笺飘摇回旋,最后竟又绕回妆台,掉到了八角菱花镜贴墙的缝隙中去。


失了与它闲逗的心,飞鸾掐了个腾云诀便要使它飘上来,怎知腾云诀似是掐得太紧,连着缝隙里的灰尘都往上飞,她掩面轻咳,正欲松手放弃,缝隙中竟缓缓飞出个红锦盒来。


她连忙伸手连锦盒带方笺一并接住,那锦盒盖子年久松动,自己便开了,盒中数层锦绣绫罗昙花般绽放,其中正裹着一支碧羽翠翘钗。


飞鸾不知这翠翘来历,见它华美,便小心翼翼将它取出,对着菱花镜在鸦鬓云髻间比了一比——


这翠翘双股钗委实太过贵重,和她一身轻灵并不相和,飞鸾自觉冒昧,摇头间便要将钗子重归锦盒,再放回缝隙里。


恰在此时,殿门处传来窸窣响动,飞鸾顾盼望去,见是白龙长身玉立,不由心喜,正待谢他妆匣相赠之情,孰料白龙却先开口。


他声音里似乎有冰碴子,冷得带刀,


“你在做什么?”


飞鸾犹自云里雾里,懵懵道:


“试妆啊,用你送的妆匣……”


她感谢之语尚未出口,已被白龙截断。


他近乎是在低吼了。


“我问你手里是什么!”


飞鸾从未见他如此,被吼得微微一颤,木愣愣答道:


“我、我无意间在妆台缝隙里找到的……”


“谁让你使用这殿里的东西了!”


白龙话音未落,人已到她眼前,劈手夺过锦盒,厉声道:


“你的位置永远只有殿门口的胡床,其它物事不是你能动的。”


他眉目阴鸷字字诛心,扎得飞鸾又惊又疼。


狐狸少女站起来,脸上亮晶晶一行,冲得胭脂晕花成片。


“对不起,我……”


她想道歉的。


白龙恨恨阖上眸子,只道:


“滚。”


飞鸾檀唇微张,似是难于相信他竟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白龙怒极拂袖,台上妆匣被他周身劲风扫落在地,胭脂额黄青黛贝母螺钿篦子呯砰散碎。


“滚!”


 


黄轻凤万分踌躇地徘徊于狐狸洞外。


飞鸾前不久还开开心心去见那只白鹤的,怎么前日回来竟成了这个样子呢。


她满心为朋友忧虑,敲门也不是,不敲门更不是。


正在犹豫的当口,狐狸洞石扉忽地敞开了。


飞鸾扎着个男孩子扎的发髻,一身粗布男装,小脸惨白。


轻凤一惊,慌忙拦住她,


“这是怎么了,要往哪儿去?”


飞鸾咬唇看她,半晌后低头道:


“你不用担心,我去趟藏书楼。”


轻凤蹙眉道:


“要找书?你告诉我你要找什么书,我去帮你找,你看起来很不好,赶紧回去躺着休息。”


飞鸾只道:


“我们一起去。”


她要找的是华清宫和长生殿,要找的是白龙发脾气的理由,更要找一个办法,让白龙不要再生她的气。


黄轻凤看着飞鸾坐在书山字海里,不由眉头越蹙越深——她觉得飞鸾脸色更加不好了。


飞鸾翻完了书,眼睛盯着虚空,发了半天怔。


她最终开口,轻轻问道:


“华清宫原先是谁的家?”


黄轻凤想了想,不确定地说:


“长老说……是一个叫杨太真的美人?”


飞鸾忽然笑了,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


“对啊,她很美很美,她的美,甚至可与大唐江山比肩。”


不等轻凤答话,她继续自顾自地说:


“她嫁了一个对她不够好的人,那个人让她孤单地死在了马嵬驿。她走之后,华清宫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她的谈吐、妆容、裙裳和舞姿都曾经冠绝当世,她喜欢翠翘发钗,还喜欢养黄雀和黑猫,喜欢享用美食美酒,也喜欢看幻术。”


“天宝年间最棒的幻术师是一双可以化成白鹤的少年。”


“轻凤,我永远比不得她的,我真的没有办法。”


黄轻凤越过书案,将哭成小小一团的飞鸾拥在怀里。


她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飞鸾哭了很久,最后只道:


“轻凤,七天后你陪我去长老那里好不好?上次长老给我指的那桩婚事,我要答应了。”


轻凤惊得死死揽紧她。


“你疯了?那哪里是什么正经婚事,他们是叫你……叫你嫁给当今天子李湛,伺机刺杀他,阻止他在骊山夜猎百兽!”


她甚至无法当着飞鸾说出“勾引”一词。


飞鸾含泪笑道:


“我知道啊,我都知道。以往总做梦,梦里骊山很高,我珍重的人也很珍重我。现在梦醒了,才知道骊山纵有千丈,也难抵皇权威势,更明白我也不过是一只小小狐狸罢了,并不如何令人珍重。”


“轻凤。”


她阻止了好友要说的话,


“我真的想明白了,你看杨娘子那样绝世的人物,都说没就没了,咱们小小一个骊山,算得了什么呢?若任李湛猎尽骊山百兽,这山的灵气很快便会尽了,灵气尽了,咱们这些妖的洞府也会不得太平的,到头来我爱的山和我爱的人,都会像开元天宝时的风流一样,散得干净。”


轻凤打断她,


“让别人去。”


她说。


“翠凰不是爱财么,让她去好了,你不要去!”


飞鸾摇头,


“她爱财不假,但她上个月已经找到了可以两心相许的良人,拆散一桩好姻缘要遭天谴的,她不能去。”


轻凤握住她的手,


“那我陪你去,我们一起,像以往那样,不好么?”


飞鸾的泪水掉在她手上,缓缓摇头,


“李湛上次来巡狩时,你不是看上他身边那位江王李涵了么?李湛无子,若我能杀了他,后继者或许就是江王啊,我看江王面相和善,对骊山夜猎也很不赞同,到时你可要替我的空缺,好好把握机会。”


她说罢抹去眼泪,狡黠一笑,


“我可还等着吃你的喜宴呢。”


 


飞鸾向狐族长老提出了一个要求。


她希望可以先穿着那件倾全骊山生灵之力,赶制出来的华裳,单独前往一个她最后想去的地方。


长老们答应了她的请求。


她还是没有妆匣,长老说等她到了山下,自会有接应的人帮她梳妆。


于是飞鸾只是穿着那件衣裳,挽着最简单的头发,连夜去了北山阴的骊宫墟。


她依旧避开了那些障心幻术,但骊宫墟外被白龙加了重重咒术禁制,她进不去。


飞鸾也并未想过可以进去。


从白龙让她离开那时起,她或许注定无法再踏入此地一步。


飞鸾站在禁制之外,轻轻对整座骊宫墟讲话。


“我要嫁人了。”


她说。


“就在明天,嫁的是骊山外面的人——是个好人。那地方有点远,或许我再回来,也已经是一两年以后了。”


“因为认识了你,我才会化成美人、学舞、学优雅地讲话,若是没有这些,我也无法嫁到骊山之外。”


“那天是我不对,锦盒里的东西我不应乱动的,让你想起难过的事,我很抱歉。”


“……白龙,再见。”


 


骊宫墟中夜色深深,白龙席地而坐,正望着长生殿门口那张胡床。


飞鸾说的话字字句句都传到他耳中。


她要嫁人了——算年纪她是该嫁人了。


她嫁的人是个好人——能让她说是好人,想必不会差,她那样脾气,若是不想嫁,谁也逼迫不得她。


那地方有些远——对于白鹤而言,能飞到的地方都不算远。


过两年她才会再回来——百年时间都过来了,一两年,很快的。


她说跳舞和优雅地讲话很有用——她嫁的人家大概家境不错,不用她起早贪黑洗手做羹汤。


锦盒……那个锦盒——他想起翠翘的主人,又想起她,两个毫无可比性完全不一样的人,即使她学舞学谈吐学化妆,她也永远是她自己,半点不像故人。


难过——难过吗?


白龙咬牙阖眸,力图否定这一说法。


“不,我一点也不难过。”


他心想。


“我早已放下了执念,又怎会难过?”


元和元年,惠果超度了他以恨意妖力凝成的妖猫之躯,白龙原先的肉身则和离开妖猫躯体的神魂一道,尸蜕化鹤,成了上天不得入地无门,只能游走世间的地仙。


他在长安城青龙寺中听了一年梵呗,却在第二年被惠果请出寺庙。


“我只能助你放下执念,但却无法渡你过你自己面前的河。”


“既然佛经成不了你的舟,你再听下去也是无益,不如去你想去的所在,寻找可以真正渡你的法门。”


白龙在大唐东西南北飞了一圈,一年多后回到长安,惠果却已往生极乐。


白龙已经不大记得那天他是如何度过的,他只知道,当他降落在骊山之阴的华清宫旧墟时,下起了大雨,他流着泪望向天穹,忽然不想再继续飞了。


世间既无人识他,他也不想再识世间事。


于是他将这个不是长安城却又满载天宝遗事的地方,变成了他自己的洞府,和那段消散光阴一样,隐于浓雾之中。


而后……飞鸾就闯了进来。


带着她叽叽喳喳的生命力,不管不顾地闯入了他的地界,并且自说自话地持续骚扰他。


白龙勉为其难地将心爱的长生殿门口那一小块胡床割让给她,她就像株小芽似的,在那一亩三分地上蓬蓬勃勃地长起来了。


如今飞鸾也要嫁人了。


白龙心中忽然有一种很古怪的情绪,这种情绪即使在他还是个真正的少年时,也从未有过。


他心里像被倒灌了一缸醋,而后又被人捏住,又酸又憋,想起飞鸾,只觉满心酸气憋气全成了怨气,但这怨气又像春风似的绵绵软软,并不愿损害她分毫——他那天真不该那样对她的,若他和缓一点,事情怎会僵成现在这个样子?


白龙心中闪念千回百转,霎时一动,扬手便要将那禁制撤回,却正听得飞鸾说道:


“白龙,再见。”


他停下动作,十分滑稽地僵在那里,半晌后才缓缓放下胳膊。


纵然撤了禁制又能如何呢?


她终归要嫁人的——这一点从她幼时冲撞进骊宫墟开始,他便应清楚。


听起来她是心甘情愿嫁的,他总不能飞出去,同她说……


说什么?


让她不要嫁人?不要离开骊山?


“笑话,她不嫁旁人,难道要嫁你不成?”


白龙仿佛听到自己心底的讥笑,这讥笑声逐渐扩大,似雷霆贯耳。


在这雷霆声中,他最终意识到,束缚他百年的情是情,如今这进退两难的亦是情,那前一种情是知遇之恩舍命相付;这后一种情却是柴米油盐言笑晏晏;前一种无关风月,故能熬就他一身半仙不鬼泠泠骨;后一种如油锅热蚁,方教他魂不守舍坐立难安傲骨成绵。


 


白龙从天黑一直坐到天明又坐到天黑。


他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


当他站起来时,他忽然觉得自己又变回了一个人。


一个骨头上贴着肉流着血的,活生生的人。


好似成了活人的他去做了一件很活人的事——他飞出了骊宫墟,飞到骊山之阳的狐族地盘上,问了一个问题。


实在是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毕竟若想抢亲,总要知道目的地在哪里。


如果说听到答案前他只是心焦,听到答案后,他可以说是出离愤怒了。


不气别人,气他自己。


白龙未曾想到飞鸾伤心之下,竟如此决绝。


她昨夜是来和他诀别的。


但他竟然还在想!


想的哪门子想!


目的地依旧是大明宫。


这也没所谓,他能把一个皇帝拉下马,自然就能再拉第二个。


轻车熟路嘛。


 


飞鸾正在跳舞。


她将这支舞当成此生最后一支舞,所以跳得非常认真。


御座之上和宦官与军将玩乐痛饮的皇帝也很满意,满意到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向飞鸾走去。


飞鸾知道他正在走近,但她依旧决定跳到不能再跳为止。


皇帝距离她还有十步远时,大殿灯火忽而熄灭。


一把懒洋洋却很清澈的少年嗓音响彻殿宇,


“你祖爷爷托梦时大概没告诉你,有眼无珠的皇帝不配看顾这锦绣江山。”


李湛酒已吓醒一多半,骇然喝道:


“什么人!”


白龙轻笑,


“抢亲的——顺便说一句,再敢动骊山半寸土,你这大唐就等着易手罢。”


眼见大明宫中一片哀嚎混乱被远远甩在身后,飞鸾哭着锤他,


“你怎么来了?”


白龙笑道:


“骊山既是我的地界,我说它多高,它就有多高;你是我的人,我说你有多贵重,你就有多贵重。”


“大明宫龙首原太矮,我爱重的人,只有骊山之高才配得上——接你回骊山咯。”


 




(终)



【常秦】报复(上)

Deja Vu:

——预警:超、级、黄,有3p,不适者一定点X


——公路爱情


——常剑雄x秦明


这俩的画风如此


林秦衍生???